想想惊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!

这家伙不是去洗澡了吗,怎么忽然又冒出来了?

嘟着嘴,瞪着他,就是不开口跟他说话,而倾容却是发现了,这小丫头连生气的表情都是这么生动可爱的。

大步上前,他扣住她的后脑勺,在她唇上用力亲了一口!

笑着拿回自己的衣服往后退了一步,他歪着脑袋摆出一副欣赏的样子,道:“真可爱!”

想想的脸就这样红了,刚刚还满腹的怒气,这会儿也消散不见了。

目光瞥见床边的一件大大的短袖t恤,白嫩的小手臂伸过去,拿起,忍不住还是放在鼻尖嗅了嗅,满满的芬芳的洗衣液的味道。

倾容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小女孩披着一头银色的发,乖巧地坐在床头玩他的手机。

他手机上有个很久没有闯过去的关卡,到了她手里,一次过去了,并且又往后玩了几关了。

倾容心里甜丝丝的,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,这丫头不但漂亮可爱,还这么聪明呢,掀开被子将她拥在怀中,他从她的手心里拿走了手机。

“我想给通关嘛!”

她伏在他胸口撒着娇,脑袋刚好枕在他的手臂上。

清纯女神乌黑直发白色长裙优雅气质户外写真图片

之前她也看见过他玩这款游戏,见他总是闯不过去,她都替他着急,偏偏小貂的爪子玩这个没有人类的手指方便,难得今天她还是人类的样子,就想着能多帮他闯一关是一关。

倾容关掉了电灯。

屋子里漆黑一片。

从前他还会开一盏小台灯,毕竟小貂太小,他怕睡着了一不小心压着它,总是睡得不安稳,总是会醒来看看它。

但是今日,他拥着心爱的小妻子,这种温暖踏实的感觉,拥抱着的感觉,特别美好,即便是身处在无尽的黑暗中,即便闭上了眼,也能感受到阳光。

“睡觉!”他笑着道。

“哦!”她甜甜应着。

翌日。

倾容自己换了一身干净的军装,给小貂找了一件特别仙的鹅黄色的蓬蓬纱裙。

她穿在身上,他抱着她去洗手间,给她挤牙膏,她会一脸嫌弃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让我用的牙刷?”

倾容会笑:“因为没有多余的牙刷啊!”

吃早餐的时候,他俩手牵着手从楼上下来,纪倾尘夫妇跟纪雪豪、倾羽也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

今日的早餐是管家亲自出门买的,因为昨日的两名下人已经连夜离开了。

这件事情纪倾尘怎么想都不放心,生怕她们嘴不严实,但是管家说了,让他放心,沈家出去的人,就没有敢乱说话的。

大家抬眼看过去,就见一身翡翠色军装的倾容英姿飒爽的,而一身鹅黄纱裙的想想披着银色的发,宛若天上掉下来的小精灵。

这画面令人一点都不可能往夫妻关系上去联想,因为怎么看都是感情要好的兄妹而已。

早餐后,纪倾尘夫妇决定去公司看看了。

这里的公司是创业公司,是将纪夫人自己的产业从中国转移到宁国来,再结合宁国的国情跟市场做跟进修改的。

他们都不再年轻了,忙起来也是很累的,索性很多关节卓希都帮着他们打通了,所以不存在“新人难混”的感觉。

月牙湖畔——

清晨的薄雾早已经散开了。

当车子停在湖边的时候,凌冽夫妇刚好手牵着手从寝宫的大门里下来。

他俩都看见了那辆宫a字头的车。

不过,那个车牌号码,好像是凌冽专门配给倾容的!

而就在夫妻俩驻足等待的时候,后车门忽然被人打开,倾羽首先跳了出来,明媚的小脸像是盛开的鲜花,张开双臂就朝着父母的方向奔跑过去!

“父皇!母后!”

“倾羽!”

“哈哈,倾羽回来了!”

凌冽夫妇看着女儿,先是惊喜,而后见她快活地像小鸟儿一样朝着这边奔跑过来,都伸出手朝着倾羽的方向去,嘴里还不断唤着:“别跑了!别跑了,小心摔倒!”

倾羽一个起跳,直接跳到了凌冽的怀中,他有力的双手将她举得高高的,然后小孩子般抱在怀中,又揽过妻子的肩。

幸福如他,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,又在妻子脸上亲了一口。

慕天星满是宠溺地捏了捏女儿的小下巴,圆润极了,气色看起来也特别好,看来在纪家的生活还是不错的。

不远处,纪雪豪跟倾容也下车了。

凌冽心情很不错,忽而不想去前朝了:“今日事务不多,我就在家里陪陪们吧!”

皇帝嘛,难得任性一次,享受一下天伦之乐,有何不可?

慕天星笑了:“好,我们陪。”

可是,他们原本等着倾容跟纪雪豪一起走过来的,却见纪雪豪站在车边,而倾容更是俯首弯腰将脑袋钻进了车厢。

耳边,有倾羽甜甜的声音道:“一个大大的、绝对想不到的惊喜!但是要卓然叔叔将宫人部屏退!”

凌冽夫妇闻言,确实没动。

直到他们看见倾容将一个很小的、比倾羽还要小的女孩子从车里抱下来的时候,那女孩还戴着一顶鸭舌帽……

凌冽心中一紧:倾容不可能抱别的姑娘,能在倾容怀中的,只能是想想!

他当即带着妻女转身往寝宫走去,并且吩咐了卓然摒退所有的宫人!

慕天星也是心乱如麻,心中有几分猜测却又不敢确定。

直到纪雪豪跟倾容都抱着那个小姑娘进来,而那个小姑娘被放在地板上,倾容又笑呵呵地伸手,拿掉了小姑娘的口罩还有帽子!

顿时——

一张有些熟悉却更加纯洁无暇的小脸赫然眼前,一头雪缎般的银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!

凌冽夫妇几乎震惊了!

卓然夫妇也是震惊了!

小女孩想起之前凌冽夫妇对自己的宽容跟帮助,眼泪一下子掉下来,来到他们面前扑通一跪:“想想见过陛下、见过皇后!如今得以重生,靠陛下一家庇佑,此恩此德想想无以为报、铭感五内!”

说着,她坚定地在对着凌冽夫妇磕下一个头,重重的,又要磕下的时候,凌冽夫妇赶紧将她扶起来!

倾容不是没想着拦着,只是他觉得,这是想想的一桩心事,她磕了头心里会更踏实。

慕天星轻柔地捧起小女孩的长发,眼泪如雨般簌簌落下:“想、想想?终于成人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