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遭“师姐”蹂躏后,受到打击的罗天,跑到湖边洗了个通体清凉的澡后,早早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当然,这期间,罗天对瑶仙子的怨气,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少,用怨妇形容也丝毫不过分。

第二日一早,罗天迎来了仙界的首次舞蹈教育课程。

野鸭子女舞团成员早早的跑到小木屋集合,瑶仙子随后一些才到,惊奇的是,女团成员到了之后,谁都没有说话,个个眼神颇为怪异,聚集在离小木屋不远处的树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窃窃私语着。

瑶仙子来时,罗天还在睡觉,全然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。

“诸位师妹这么早就来啦。”

瑶仙子看上去颇为精神,因为今天要练舞,所以,故意穿了一套练功时的衣服,将盈盈一握的腰肢用束腰捆住,显得十分轻盈。

众女看见瑶仙子后,都为之一愣,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,上前迎接道。

“瑶师姐好!”

瑶仙子感觉十分奇怪,众女的反应,绝对不是装出来的,特别是看自己的眼神,欲言又止的模样,让人捉摸不透……

茗韶首当其冲被瑶仙子拉到一边,小声问道。

“韶师妹,你们这是?”

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

茗韶看了一眼瑶仙子,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连忙摇头道。

“没……没有,就是……大家可能都有些累了吧!”

看着茗韶的模样,瑶仙子这下实锤,绝对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要不然,也不会是这个反应。

见茗韶不愿意多说,瑶仙子也不好逼迫,往四周环顾了一圈后,皱眉道。

“倪师弟去哪儿了?”

提到倪安云,茗韶的表情更加奇怪了,偷偷的瞄了瑶仙子一眼后道。

“还……还在睡觉吧……”

瑶仙子听后顿时来气,没好气道。

“我们这么积极,他还在睡觉,岂有此理!”

说着,瑶仙子便几步上前,来到了小木屋的门前,茗韶见状,想要伸手去拉住瑶仙子,却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,无奈的垂下手,自己去掺和,貌似有些不好……

来到小木屋前,刚抬起手准备敲响房门的瑶仙子,忽然听到屋内传来一声颇有怨气的话。

“啊,死丫头,居然敢拧我耳朵!”

瑶仙子顿时愣住,这分明就是罗天的声音……

话音刚落,罗天又大吼大叫道。

“什么师姐,我呸,就是个黄毛丫头,敢在本少爷头上动土,迟早……迟早打你屁股……”

罗天的话让瑶仙子顿时僵住,整个人就像被冰封了一样,顺时凝固在小木屋前。

这下,瑶仙子终于知道,为什么众女都这么奇怪了。

任谁听了罗天说这些,不都想入非非?

瑶仙子缓缓扭过头,果不其然,众女个个拉长脖子,听到罗天这么说,有的捂住嘴,有的捂住脸,仿佛在替瑶仙子难为情。

“小丫头……少爷我……迟早……迟早办了你,在我面前装师姐,也不看看你那儿俩肉……”

罗天又嘟哝了几句……

瑶仙子的一张俏脸,唰的一声,变得无比苍白,茗韶在远处听见,一把捂住脸,众女见瑶仙子看过来,害怕瑶仙子尴尬,立刻做出交谈的模样,尴尬的瑶仙子汗毛都竖了起来……

要知道,这里是灵池,这里的女弟子,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,不说绝顶高手,个个拉到外面,也是俗世敬仰的仙女,神仙般的人员,一个小小的木门,怎么可能挡得住她们听到里面的声音?

至于罗天,这还不真不是他故意的。

罗天现在明白,绝对不能去招惹瑶仙子,明明就斗不过,打不过的情况,还去惹,这不是自虐么?

罗天可没这个习惯……

奈何,昨天的事情,特别是瑶仙子捏着罗天耳朵的举动,让罗天小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。

怎么说,罗天在下界也是横扫全球无敌手的绝顶高手。

即便当初刚来仙界,在升仙台上,也是横扫四方,什么仙尊,什么金仙,都是手下败将……

这样的战绩下,罗天也已经习以为常,除了最开始拥有系统时的艰难,早就没受过这样的气了……

就算是遇到那诡异的圣主,差点被灭,没了系统,没了力量,也在灵韵的庇护爱惜下,过的逍遥自在,偏偏遇到了瑶仙子。

关键,瑶仙子又不知道这是罗天,来了一手教育。

搞的罗天一肚子怨气,一晚上睡觉都梦到蹂躏瑶仙子的小屁股。

正所谓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一整夜,罗天都梦到瑶仙子那张美丽的脸,自然而然的,说了梦话……

偏偏这梦话罗天自己又没意识,说半截,留半截。

旁人听了,特别是女团成员听了,却有别样的意味……

在她们看来,罗天这不是怨气,而是相思。

想到昨天她们自行离开后,瑶仙子一人还留在这里,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了不得事情,瑶仙子和倪安云,又是一个师父的师姐师弟,难道两人暗生情愫了?

就算没有,罗天这么记挂师姐,连梦里都在念着师姐,本身就是不正常的表现!

八卦的事情,牵扯的人物又是灵韵宗主的两名爱徒。

让众女感觉,既刺激又新鲜,充满了禁忌,偏偏又忍不住想听。

如果是换做其他人,恐怕早就调笑传开了,正因为是涉及瑶仙子和倪安云,才没有形成什么舆论上的倾斜……

即便如此,该听到的话,都听到了。

罗天梦里支支吾吾,只说了几个关键词。

首先,自己被瑶仙子“亲密”的爱抚了一顿,爱抚的地方是脑袋,也就是耳朵。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容易说得清楚的地方,如果众女看见了当时的情形,那自然明白,瑶仙子下手时,没有一点留情,偏偏是罗天的梦话,这力度,在旁人想象,就小得多。

其次,罗天能够在梦里始终念叨的事情,能是小事?

虽然,修行者可以辟谷,也能不眠,但是,该有的休息也会有,心力交瘁时,睡觉是恢复自身的最好方法。

众女有的很久没睡过觉了,有的最近也睡过,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梦里面都想着瑶仙子,这份思念,得有多深呐?

如此一来,事情顿时大条起来,灵池的规矩,她们可是比谁都懂,而且,瑶仙子与越族迟家的联姻,也是仙界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眼下,倪安云和瑶仙子暗生情愫,或者说,倪安云觊觎自己的师姐……

不管是哪一条,都是新鲜刺激的事情。

说出去,虽然有标题党的嫌疑,不过,捕风捉影也得有点影子才行。

眼下,众女就看瑶仙子的反应是什么了……

罗天有一阵没一阵的说着含糊不清的梦话,越是含糊不清,越是让人浮想联翩。

站在门口的瑶仙子,气的肺都快炸了,如果可以的话,她恨不能立刻把倪安云劈成两半,心头暗暗的想着。

“不就是教育一下你么!至于这么念念不忘,什么,还想打我的……真是!真是异想天开,倪安云,你今天死定了!”

一念至此,瑶仙子再也无法忍受罗天的絮叨。

瑶仙子也明白,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当没发生,如果自己慌乱的去解释,反而会显得做贼心虚。

瑶仙子也理解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倪安云,起码,理解倪安云对自己绝对没有觊觎之心。

昨天下手有多狠,瑶仙子自己心里清楚,那一刻,她是真没留情面,也难怪罗天会记恨在心,念念不忘……

如果是只有自己听到,也就罢了。

关键,还有这么多其他的师妹,这事又没法子去解释什么……

能做的,就只能……

想到这里,瑶仙子眼前一亮。

用行动说话,是最有发言权的!

想到便做,瑶仙子心里暗藏暴怒,一掌推开了小木门。

哐当一声巨响,小木屋的木门,瞬间被一掌化作碎片,巨大的声响把原本在熟睡的罗天吓的一个激灵,从床上跳了起来,茫然的抬眼看了看四周。

当然,罗天反应也算神速,立刻从床边将面纱戴在了脸上,望着门口光芒下,一个硕大的人影,不由有些心虚道。

“谁……”

“倪师弟!”

瑶仙子缓缓道。

罗天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,幸好戴了面纱,要不然被瑶仙子看见脸,今天的故事,就会变成另外一个版本了……

“那个啥……瑶师姐?瑶师姐火气这么大……不知是何事啊?”

罗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瑶仙子的火气爆的实在令人费解,他当然不知道,自己梦里的话,都被瑶仙子和一众师妹听了去,要不然,罗天早就夺门而逃了,即便,自己也不见得能逃到哪儿去……

“倪师弟,今日练舞,你莫不是忘了?”

瑶仙子的身影,缓缓跨入房中,硕大的影子越来越小,也越来越清晰。

罗天不由吞了一口唾沫,不解道。

“这……这就起来,诶诶,师姐,我衣服没穿呢,你这么进来,不好吧?”

原本是背光,罗天还看不到瑶仙子的脸。

越来越近后,瑶仙子脸上的怒气也越来越清晰……

罗天感觉要出大事,连忙说道。

瑶仙子冷笑一声,哼声道。

“没穿衣服?我怎么见你身上有衣服呢,你别怕,师尊让我管着你,你在我眼里就是师弟,不是什么男人,别说你穿了衣服,就算是没穿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师姐来教你,怎么才能利索点!”

罗天听后一脸懵逼。

“不……不好吧?”

这时,罗天也有些懵了,瑶仙子这说不出的感觉,说是亲密吧,为什么总觉得很危险,说是生气吧,除了气势吓人之外,好像也没其他的动作。

瑶仙子听后“嘁”了一声,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。

“你身为排舞的教练,第一天就让众多师妹等你,你自己倒好,在这里呼呼大睡。这入灵池的第一课,就让师姐教教你,人要守时!”

话音落下,罗天面色巨变,大叫道。

“别……”

一个字出口,便感觉胸口一疼,眼前一阵花白,自己已经被瑶仙子从床上扯下来,啪的一声扔在了地上。

罗天很想说话,很想解释,可就是没这个机会,狂风暴雨之下,罗天被瑶仙子用真气拉扯着,在空中旋转,浑身打摆子,东碰西撞,不多时,感觉半条命都没了……

罗天很想说……

“明明就没特么的约定什么时间开始训练!”

奈何,这句辩解,直到最后,瑶仙子也没给出机会说出口!

当然,罗天也明白了一件事,不,严格来说,是两件事。

第一件事,显而易见,瑶仙子的状态不是气愤,也不是亲密,只不过是残忍罢了!

第二件事,女人下手是真黑,特别是对让自己生气的人,完全没有手下留情这四个字的概念。

最毒妇人心……

古人诚不欺我啊!

罗天默默的流泪……

小木屋里噼里啪啦,乒乓作响,好一出关门打狗……

当事人罗天,在疾风骤雨之下,就连叫救命都叫不出来。

当然,罗天也相信,自己死不了,罗天自己个虐过人的何止千千万,打人和杀人的区别,他是能感觉到的……

瑶仙子这几下子,完全不是要杀自己,指着疼的地方打,特别是自己的屁股,愣是狠狠的踹了好几脚,让罗天深深的怀疑,莫不是自己昨天晚上打了个屁,刚好瑶仙子就在房间里闻到了……

瑶仙子明显是泄愤,一连串的打击之后,还不忘重新把罗天送回到床上。

半刻钟的打击教育,罗天感觉自己像一个沙包,完事之后,瑶仙子拍了拍手掌,笑眯眯的看着罗天道。

“师弟,你现在记得守时了吗?”

此刻的罗天,脸上青一团紫一团,全身上下就像散了架,没有伤筋动骨,瑶仙子下手也极有分寸,只是肉疼,绝不会伤到要害!

但是,这份肉疼,是真的疼。

罗天感觉自己就算坐在这里不动弹,或者是躺在床上,骨头也像是散了架一样……

罗天面无生气的望着瑶仙子,满眼写满了三个大字——为什么!

(本章完)